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央視財經頻道《對話》:宋志平:全球化4.0:全球商業未來的中國角色

媒體報道

央視財經頻道《對話》:宋志平:全球化4.0:全球商業未來的中國角色

來源:CNBM發布時間:

       2019年達沃斯論壇如期在瑞士舉行,本屆世界經濟論壇主題是“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全球架構”。在這樣一個寒冬提出全球化4.0,說明全球架構正在進入全新的階段,全球化的趨勢不可逆轉。中國現在是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也是第二大的消費市場,中國對全球的商業版圖都有著很深遠的影響,中國的問題可能會變成世界的問題,世界的問題也會變成中國的問題。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會對全球產業鏈產生怎樣的影響?又將給全球商業帶來哪些新機遇?中國的企業未來會給世界帶來哪些價值?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將給全球企業帶來哪些巨大機遇?“達己達人”的中國精神又將如何助力全球化新進程?

       央視財經頻道《對話》節目走進達沃斯,制作特別節目#全球化4.0:全球商業未來的中國角色#!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受邀出席并分享了精彩觀點!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志平與蒙牛集團總裁盧敏放、英國國際發展部大臣佩妮·莫道特、渣打銀行首席執行官比爾·溫特斯、世界經濟論壇聯席主席茱莉亞·盧斯康博等企業家、政要、金融業代表,圍繞全球商業未來的中國角色,進行了深度對話……

宋志平精彩觀點摘錄:

“達己達人”的中國精神將助力全球化新進程

       世界經濟論壇在瑞士小鎮達沃斯開幕。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本次年會致辭時談到了中華文化,中華文化信奉“達己達人、天下為公”,講求“以禮待人、合作共贏”,反對“恃強凌弱、唯我獨尊”。中國希望在謀求本國發展同時攜手各國共同發展,與國際社會攜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宋志平分享,王岐山副主席用了一個中國的成語,叫“達己達人”。這是中國人的價值觀,在整個全球化過程中,就要用“達己達人”的這種精神。

全球化不只是利益的問題,其實是價值觀的問題

       世界經濟論壇的創始人施瓦布教授認為,全球化4.0才剛剛開始,如果用過去老舊的觀念應對所有全球化所帶來的問題是不夠的。那就需要把已有的系統進行一個重新的設計,形成一個全球的結構。

       宋志平這樣理解全球化,全球化不只是一個利益問題,其實是價值觀的問題?!斑_沃斯就像一個地球村,短短幾天,這么多的政要和企業家在這兒進行了大量有效的溝通,真的非常有意義。全球化,首先是理念上的全球化,我們必須接受全球化。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這些雖然會形成很大障礙,但是全球化的進程無法被阻止。所以,我們就需要一些新的規則。世界在變化,科技、工業結構也在變化。但全球化的方向還是非常明確的,就是自由貿易。大家一定要開放市場,互相開放。過去,中國是世界的工廠,因為中國的企業有比較低的成本,現在中國的公司,也在全球建設工廠,更加接近客戶,更加降低成本。從第一屆進博會能夠看到,其實全世界的跨國公司都對中國的市場非常感興趣。所以,中國既需要全球的市場,全球跨國公司也需要中國的市場。所以,在新的國際化的條件下,我們實際上是一個雙向的互相開放和一個多邊的貿易規則?!?/p>

對全球供應鏈產生影響,全球水泥大型成套裝備,中國建材供應65%

       宋志平認為,建筑材料,是大家離不開的一個基本材料。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爸袊慕ú男袠I是受益于全球化的。四十年改革開放過程中,中國對建材的需求量很大,所以中國建筑材料工業的發展非常迅猛。目前全球水泥的大型裝備成套裝備,中國建材這一家企業供應65%。包括在歐洲、法國的一些企業,一些水泥廠,現在是中國建材在幫助建造。說明中國建材水平很高,性價比也很好。中國建材在國際化中,奉行幾個原則。一是全球采購,大家有國際分工,誰做得好就買誰的,追求好的性價比。二是和跨國公司合作,聯合開發第三方,大家共同開發。三是盡量和當地企業合作。全球化是靠每一個企業具體地按照全球化的理念推進,這樣就能夠促進整個全球化的發展。中國的國有企業經歷了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改革的方向就是市場化。中國的國有企業,也進行了混合所有制的深刻變革?!?/p>

全球化是雙向的,發達國家應該給中資公司平等待遇

       宋志平認為,全球化應該是雙向的。全球化中,大家對中國提出來了各種要求,同時西方國家對中資公司也應該給予平等待遇。其實中國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尤其是進入發達國家的時候,無論是收購還是投資,也遇到了很多的政策壁壘。所以我們也想建議這些發達國家應該平等的對待中資公司的進入,給中資公司一個公平平等的機會。比如中資公司在歐洲收購一些企業的過程中,手續就特別的繁雜,做了一些規定,這些其實都應該是公民待遇。

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將給全球企業帶來巨大機遇

       宋志平表示,他22年前來參加達沃斯的中國的企業家是很少的。這次來,中國的各方面的代表將近300人。這之間的跨度是非常大的。談到對世界、對全球化的貢獻,中國的經濟(中國企業)也正在從高速增長階段,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這會為全球的跨國公司提供一個巨大的市場和舞臺。提高質量的發展中,我們是和歐洲、美國、日本等大的跨國公司進行高端技術合作,給全世界帶來的這輪機會不一定比40年前剛改革開放的時候機會小。中國企業走出去,必然要和大家用互利共贏的方式進行國際化。

宋志平精彩觀點實錄:

       李斯璇:就在前兩天,我剛剛采訪了世界經濟論壇的創始人施瓦布教授。他說,其實全球化4.0才剛剛開始,如果用過去老舊的觀念應對所有全球化所帶來的問題是不夠的。那就需要把已有的系統進行一個重新的設計,形成一個全球的結構。所以,今天只是想問一問在座的所有嘉賓,你們所在的這些行業,在過去的這幾年,尤其是在2018年當中,你感覺到哪些舊有的規則、邏輯或理念已經不再適用了,需要被打破或者是重新建立的?

       宋志平:全球化不只是利益的問題,其實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首先是我們理念上的全球化,我們必須接受這個全球化,所以貿易保護主義也好,單邊主義也好,其實這些東西,我覺得雖然給我們今天形成了很大障礙,但是無法阻止這種全球化的進程。當然全球化,我們需要一些新的規則,因為世界在變化,科技在變化,我們工業結構也在變化。但全球化,它的方向、它的主流還是非常明確的,那就是自由貿易,就是大家一定要開放市場,互相開放。過去,中國是世界的工廠,因為中國的企業有比較低的成本,現在中國的公司,在全球建設工廠,更加接近客戶,更加降低成本。

       過去,我們比較重視的是出口,但是隨著我們進一步加大開放的力度,其實過去的一年,大家看到,我們進口額的增加幅度,其實遠遠高過我們出口額的增加幅度。也就是說我們越來越變成“中國是世界的市場”。從去年(2018年)的進博會,你能夠看到,其實全世界的跨國公司,大家都對中國的市場非常感興趣。我們既需要全球的市場,全球跨國公司也需要中國的市場。所以,我覺得我們就是在新的國際化的條件下,我們實際上是一個雙向的、一個互相開放和一個多邊的貿易規則。

       李斯璇:建材的這樣一個領域,這些年其實內部也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國際的環境也發生了很多的變化,能不能給我們講一下?

       宋志平:其實建筑材料,是大家離不開的一個基本材料。尤其是我們的發展中國家,就是我們講的“要想富、先修路”,就要用大量的建筑材料。其實中國的建材,這個行業是受益于全球化的。中國過去四十年改革開放過程中,我們對建材的需求量很大,所以中國建筑材料工業的發展非常迅猛。目前全球水泥的大型裝備、成套裝備,中國建材這一家企業供應65%。大家想想65%是一個天文數字,就是由這一家企業來供應的。包括在歐洲、法國這邊的一些企業,一些水泥廠,現在都是中國建材在幫助建造。也就是說,建筑材料這個行業,中國現在的水平已經很高,性價比也很好,我覺得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原因。當然從國際化這個角度來講,中國建材在做國際化的時候,其實我們也是奉行三個原則:

       第一就是大家有一定的國際分工,誰做得好就買誰的,追求好的性價比,而不是完全中國的100%國產化;

       第二就是和一些跨國公司合作,聯合開發第三方,不是說我來你走,而是大家共同一起來開發;

       第三就是盡量地能和當地企業進行合作。

       所以我覺得我們老講全球化,其實全球化聽起來是一個很宏觀的概念,實際上是靠每一個企業具體地去做,按照全球化的這種理念去推進。我覺得這樣的話就能夠促進整個全球化的發展。

       李斯璇:聽到65%這樣的一個數據,可能大家心里會有不同的問題,可能過去會想到是中國制造價格上可能會有一定的優勢,還有人可能會覺得國企這樣的一個身份在“走出去”的這樣的一個過程中會有優勢?

       宋志平:我理解你的意思,就是說大家一些人對中國的國有企業,覺得我們會不會有一些政府補貼,會不會公平競爭,我也想在這兒跟大家說幾句。我們過去這個問題也解釋了不少遍了,其實中國的國有企業是經歷了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國有企業改革的方向就是市場化,中國的國有企業也進行了混合所有制這樣的一個深刻變革。像中國建材我剛才說我們做了65%的那些項目的公司,其實大都是上市公司,而且在上市公司里,我們國有股大多數都占到20%左右的股本,也就是說雖然它是國家出資了的一個國有企業,但是它又是一個混合制,一個高度市場化了的企業。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我們在市場中是按中性原則,也就是公平競爭的,其實我們并不希望有國家的格外袒護,或者格外的補貼,是按照一個公平競爭原則的。

       李斯璇:剛才肖主任說過程當中可能面臨著許多的挑戰,您覺得當前比較大的挑戰和摩擦是什么?在“走出去”的過程中您覺得可能會有什么理念上的轉變?

       宋志平:剛才講到挑戰,現在比較多的外邊的都覺得給中國政府提一些政策上的建議等等這些,其實我覺得應該是雙向的,我們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尤其是在進入發達國家的時候,無論是收購還是投資,其實我們也遇到了很多的政策的壁壘。其實我想說,我們也想建議這些發達國家應該平等地對待我們中資公司的進入,給我們一個公平的機會,比如說我們在歐洲收購一些企業,在收購的過程中手續就特別的繁雜,而且它們國家做了一些規定,我覺得這些事情其實都應該是公民待遇。其實大家對中國提出來了各種要求,我覺得固然有些是我們要改進的,那同時我覺得西方這些國家對中資公司進入的時候也應該給我們一個公平的待遇。

       李斯璇:很有意義的一個呼吁,其實全球化是一個雙向的態度,它需要大家共同來做出一些不管是讓步還是一些承諾,我們共同去推進它。宋總您第一次來達沃斯的時候是1997年是吧?22年再來,在這個過程當中您感受到了一個什么變化?還有您當前作為中國企業能夠為世界提供一個什么樣的機會?

       宋志平:我22年前來的時候,當時參加達沃斯的中國的企業家是很少的,這一次來其實我們中國的企業包括中國的各方面的代表將近300人,這之間的跨度是22年,這個變化是非常之大的。談到對于世界、對于全球化的貢獻,我是覺得中國的經濟、中國的企業也正在從高速增長階段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這樣一個階段,我覺得這會為全球的跨國公司提供一個巨大的市場和巨大的舞臺,現在我們在搞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我們是和歐洲的、美國的、日本的一些跨國公司在進行一些高端技術的合作,給全世界又帶來了新一輪的機會,我覺得這一輪機會不一定比我們四十年前剛改革開放的時候那一輪機會小,所以我覺得中國企業“走出去”是在現代的一種新的國際環境下“走出去”,所以它必然要和大家用合作的包容的這種互利共贏的方式來進行國際化。所以我覺得這一點中國的企業非常清醒。

       李斯璇:最后在論壇結束之前,請大家用一句話總結在推動建立新的世界規則時,中國可以或者應該發揮哪些作用?

       宋志平:王岐山副主席用了一個中國的古語,叫達己達人,我覺得這是我們中國人的價值觀,其實我們在整個全球化過程中我們就要用達己達人的精神來做。

(全文下載)

媒體報道鏈接:

央視財經頻道《對話》:宋志平:全球化4.0:全球商業未來的中國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