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新浪財經:宋志平:混合融合 共同發展

媒體報道

新浪財經:宋志平:混合融合 共同發展

來源:CNBM發布時間:

       2月16日晚,2019年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九屆年會在黑龍江亞布力正式開幕,主題為“堅定信心 迎接挑戰——改革開放新征程”。國務院國資委主任、黨委副書記肖亞慶率中糧集團、國開投、中國建材集團、中國商飛、中國一重、哈爾濱電氣等6家央企的負責人參加亞布力論壇,并在開幕式上作主旨演講。黑龍江省委副書記、省長王文濤,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輪值主席、河南建業集團董事長胡葆森,全國工商聯黨組副書記、副主席樊友山作開幕致辭。國務院國資委和全國工商聯領導同臺亮相并發言,中國民營經濟與國有經濟“掌門人”在亞布力論壇“會師”,這自亞布力論壇成立以來尚屬首次。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志平受邀在開幕式上作了題為《混合融合  共同發展》的主題演講,并在會議期間接受了央視采訪。


混合融合    共同發展

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  宋志平

尊敬的王省長,尊敬的亞慶主任,各位領導,各位企業家同仁,各位朋友:

        大家好!今天非常高興來到亞布力論壇跟大家一起進行交流。其實上個月就是在20多天以前,亞慶主任帶著我們央企企業家去達沃斯參加論壇,論壇的題目是關于全球化4.0,那是歐洲的雪鄉。今天亞慶主任又帶著我們來到了亞布力來討論中國經濟的問題,亞布力是中國的雪鄉。我想起來就覺得很有意思。央企里現在一句最流行的話就是“一個行動勝過一沓綱領”,這次亞慶主任帶著我們來,其實就是一個行動,就是來表明我們央企和民企之間密切的合作。剛才主持人講到亞布力論壇是一個“炕”,我聽了覺得這個提法很好。我們央企今天來了6位一把手,也被邀請和大家一起坐在了這個炕上。央企和民企天然就是一家,我總跟媒體講,你們不要總是一會兒講國進民退,一會兒講國退民進,我們是國民共進,國企和民企從來是一家人,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文化。我們也不光上了炕,最重要的是我們還結了婚,還生了孩子,這就是我們做的混合所有制。我覺得混合所有制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所以今天我也想就著這個題目跟大家聊一聊,下面我講三段話。

如何看待今天中國的國有企業

       講到國有企業,大家總是想到過去那種政企不分、效率低下的舊的國有企業。可是大家看到現在的央企發展又非常迅猛,那就要來找這個答案,到底是為什么呢?有的人說央企靠政府補貼,有的人說是來自于壟斷,其實都不對。央企這些年的變化來源于改革,就是40年的改革使得中國的國企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中國的國企是被市場化了的國企,是上市了的國企,是被混合所有制了的國企。

       現在我們央企近80%的資產都在混合所有制企業里面,當然大多數都是上市公司。如果沒有這么多年的改革,沒有這么多年的上市改造,沒有這么多年的混合所有制,就很難有今天央企的發展。所以我覺得央企的發展得益于改革,得益于混合所有制。混合所有制真的是我們中國經濟改革的一大創舉。其實西方也有,他們也搞過國有化運動,也搞過私有化運動。像法國現在的雷諾公司、燃氣公司中還有國有股,但家數較少。大規模做混合所有制的只有我們中國,因為那是我們中國的社會制度使然。十八屆三中全會把混合所有制當成我們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實現形式,為什么是重要實現形式?我覺得混合所有制解決了國有經濟和市場融合的這樣一個世界性難題。混合所有制使得國有企業進入市場有了一個成功的載體,解決了國企政企分開的問題,解決了國企和民營企業市場融合競爭的問題,也解決了國有企業長期以來僵化的內部機制的問題。所以我覺得混合所有制確確實實是一個好東西,是我國在經濟領域里的一個巨大的制度優勢。

       這一點我也多次跟外國的朋友們講,我說此國企非彼國企,此央企非彼央企,大家一定是這樣來看待。那么大家對于國企改革怎么看?也有人認為國企改革好像這些年也沒有改什么東西,我不是這樣看。我覺得黨的十八大以來國企改革干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找到了國資委——投資公司——混合所有制這種體制。現在國資委以管資本為主,國有投資公司以管股權為主,混合所有制企業在市場經濟中進行市場化經營,形成了這樣一種體制和模式,這來之不易,就使得我們徹底解決了國有經濟和市場融合的這樣一個根兒上的問題,找到了一個答案。這是對中國經濟的貢獻,我覺得也是對世界經濟的貢獻,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中國建材和國藥集團的混合所有制實踐

       在2014年5月,國資委確定了兩家混合所有制試點,選擇了中國建材和國藥集團。有五年時間我同時擔任這兩家公司的董事長,這兩家公司有什么特點呢?第一個特點是都在充分競爭領域里。第二個特點是曾經都是非常弱小的央企。第三個特點就是它們的國有資本都在50%以下,非公資本占到50%以上。第四個特點是兩家企業都是通過混合所有制迅速發展成世界五百強。中國建材從國資委成立的時候只有20億元的收入,去年做到了3500億元的收入;國藥在我和廣昌復星合作的時候,2009年只有360億元的收入,去年做到了4000億元的收入。也就是說這兩家公司的發展實際上源于混合所有制的推動。如果沒有混合所有制這兩家企業不一定能生存到今天,而今天這兩家企業都是這兩個行業里的領軍企業,這都是通過混合所有制取得的。

       混合所有制重要的不僅是使企業獲得了資金,例如中國建材是用25%的國有資本吸引了75%的社會資本進行發展,國藥集團是用40%的國有資本吸引了60%的社會資本進行發展,關鍵是為企業引入了市場機制。其實產權制度表明,無論是單一的國有企業,還是單一的家族企業,都不及多元化的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得更好,因為多元化的股份有限公司會使得公司管理起來更加透明、更加科學。所以混合所有制對于企業的監管也是非常有利的,這么多年來我的體會,在國藥集團和中國建材,凡是上市公司,凡是混合了的企業,凡是有天然的所有者在里面的企業,往往出的問題少,倒是單一管理體制出的問題多一些。所以混合所有制不僅為企業引入了資金,而且引入了市場機制,還加強了企業內部的監管。

       有人問,宋總,你們的混合所有制企業中,是什么樣的隊伍呢?我們既有體制內的國企干部,也有招募的職業經理人,也有持有股權的腰纏億貫的民營企業家。這三種人在一起,大家說會不會出問題呢?我們把習總書記親清政商關系的“親清關系”引入到了混合所有制隊伍的建設里,也就是說我們在合作上要親密合作,在利益上要清清白白。這么多年來不管國藥也好,建材也好,總的來講發展是非常健康的。

繼續完善好混合所有制

       首先是認識上的問題。因為對混合所有制其實有兩種不同的認識,一種認為和民營企業合作很危險,民營企業螞蟻搬家,把國有資產慢慢蠶食了,造成了國有資產的流失,這很危險。還有一種認為民營企業跟國有企業打交道會不會又被第二次公私合營了?覺得進去以后,本來在體制外好好的,跟國企一混各種管制都來了,覺得不自由等等這些問題。其實我想跟大家說,混合所有制大家是用股權說話的,形成了新的公司制,是規范的公司制,就有點像當年搞中外合資一樣,外國公司有幾個是國有的呢?不都是民營的嗎?我們處理得不是很好嗎?我覺得大家要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對此不用擔心。

       第二,混合所有制下一步最重要的是給它一些制度上的安排。既然混合了,它就不同于傳統的國有企業,它也不同于民營企業,它是一個新型的所有制的企業。所以我覺得從政策層面上要給它一點好的政策。我最近聽說云南白藥,是云南省國資委和新華都各占一半,然后你三年董事長,我三年董事長,既不是國企,也不是民企,關鍵是經理層都實行了完全股份制的這種制度。我覺得這個很好,過去我們跟日本合資用的也是各50%。應該在制度上有所突破,比如說還有工資總額等等這些,應該實行備案制,打開這個天花板,這些政策上做一些新的探索。

       第三,搞混合所有制非常重要的是引入市場機制。如果只混不改,例如不少企業混合完之后機制上沒有任何改變,所謂機制,就是指企業的效益和員工之間利益之間的正相關關系,如果沒有關系就沒有機制,如果有關系才有機制。我們的改革不能為了混而混,混的目的是想把民營企業,把市場的機制引入到國有企業里來,這才能最后起到混合所有制真正的目的。

       最后,我們今天講到了民企,講到了國企,講到了民營企業家,講到了國有企業家。我希望,我們中國只有一種企業,就是叫中國企業;我希望,我們只有一種企業家,就叫中國企業家;我也希望,我們亞布力論壇是我們中國全體企業家的一個重要的論壇。祝賀我們論壇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全文下載)

媒體報道鏈接:

新浪財經:宋志平:混合融合 共同發展